骤雨(下)

教室在三层。两人唯一的光源正被周南乔拉扯着拽在身前,夏明双看不清四周,脚下算不准深浅,到了楼梯,周南乔并不减速,夏明双费劲地跟着难免有点跌跌撞撞。




周南乔的手大而有力。如果只看手,任旁人都要以为这汉子是有多么高大健壮,为此夏明双没少嘲笑周南乔。两人相识六年,虽然周南乔是两人之间更加活泼跳脱的那一个,但每年必有几场大病,元气养了又散涨了又失,如今倒是脸色苍白身体单薄地专挑着避风的座位,让夏明双为他挡风。




周南乔的这双手,此时又湿又冷,紧紧钳在夏明双仍攥着石头的右手腕上,两人脚步不停,沿着宽阔的学生楼梯向楼下奔去。


“现在水漫到了一楼。”周南乔回头冲夏明双大声说。然后他转过头扫了一眼高高的花纹落地玻璃,降低嗓音,好像在跟自己确认什么一样,快速清楚地说“天已经黑了。”




夏明双让自己的大脑飞速运转,为什么去教室,天气预报说要下雨,周南乔在教室,他修好了教室最后面那扇不太结实的玻璃窗,以及周南乔滴着水的衣服。在石头发出的光的映照里,他看见的惊恐的眼神,和自己手腕上冰凉的触感。




雨淅淅沥沥地落下。




“抱歉。”周南乔的声音响起来,水滴敲打在高高的玻璃墙上,景色渐渐融化成一团墨紧贴着流下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楼梯上只有他们自己,周南乔的声音引起了回声。


“什么?”


“吓到你了,抱歉。等一会儿我来解释。只是一个时间漩涡而已,你只要跟我走就没问题了。”


周南乔说完,看了看夏明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湿漉漉的头发贴在前额上,颇有些滑稽。




他们冲出教学楼进入后院的篮球场。风很大,篮球架歪斜着吱吱嘎嘎地苟延残喘。夜色浓稠,篮球场的照明灯在暴风雨里忽明忽暗。他们面前是一个半透明的漩涡,像龙卷风一样从地面直直地延伸到半空,顶端消失在低低的乌云里。




“漩涡没有消失……”周南乔的声音有些颤抖,"明双,拜托你再回到三楼去,刚才的水刚刚退掉了。"


“那你呢?”


“我要进漩涡里去。”周南乔抬起手指了下雨里忽明忽暗的漩涡。




夏明双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,恐惧漫上身躯令他动弹不得。




漩涡可以颠倒或循环事物:循环时间,颠倒空间。但是每循环一次,结果并不一定相同。比如水在楼内涨上来,是因为漩涡把原本落在室外的雨水储一股脑地积存在室内。比如窗户并没有坏过,漩涡损坏了空间于是边缘出现了裂缝。


夏明双把窗户修好,相当于拒绝了漩涡。


而每一次漩涡的空间效果被拒绝,就会引发新的一次时间循环。


唯一的办法就是遇到漩涡的人亲自踏进漩涡中心,漩涡可能就会消失,或者对于力量弱小的人,进入漩涡的人会被直接送往下一次时间循环。


不同的是他会记得每一次经历过的事情,直到漩涡彻底消失。而没有进入漩涡的人会忘记被漩涡覆盖的时间,只记得最近的一次循环。




那么,“这是第几次循环?”夏明双突然向周南乔问道。


“第三次。”周南乔耸了下肩膀,语气好像在说今天吃了三顿饭一样寻常。


“前两次怎样了?”


“第一次玻璃窗的碎片伤到了头,第二次是淹在水里。”周南乔笑嘻嘻地看着夏明双,说道,“你不会游泳,但是我会。”


“那这回既然安全逃脱,漩涡为什么还没消失?”夏明双问。


“你说,我能不能走出这个漩涡?”周南乔反问。


“应该可以……?毕竟你前两次都出来了,看来漩涡的吞噬力还不是很强。”夏明双犹豫了一下,挑了个比较乐观的推断。


“那你呢?”


“我有水晶,大概出不来了吧,漩涡最喜欢吸收水晶了。”




“嗯,时间差不多了,我进去了。”周南乔走上前去,挥了下手,背影模糊在漩涡里不见了。


夏明双突然看见周南乔的手腕上亮晶晶什么东西,是自己的一条手链。


“南乔!!”夏明双明白过来,拼命奔向漩涡。


漩涡颠倒的不仅仅是水流向哪里,也颠倒了他们的身份。必须走进漩涡的人是夏明双,而周南乔利用了一条手链冒充了夏明双,在漩涡里经历了三次时间循环。


眼前黑幕闪过。




 如果夏明双犹豫,你就不能向他解释。如果解释了,他就一定会选择自己留下让你先走,这样这个漩涡就能结束,无论最后夏明双能不能来得及逃出来。


所以不能解释。


原来这是周南乔所想的。




夏明双在三楼的空教室里,趴在窗户边的书桌上百无聊赖。周南乔走近他。



“快要下雨了。”






(END.)



评论(2)

© 竟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