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年。

骤雨(下)

教室在三层。两人唯一的光源正被周南乔拉扯着拽在身前,夏明双看不清四周,脚下算不准深浅,到了楼梯,周南乔并不减速,夏明双费劲地跟着难免有点跌跌撞撞。



周南乔的手大而有力。如果只看手,任旁人都要以为这汉子是有多么高大健壮,为此夏明双没少嘲笑周南乔。两人相识六年,虽然周南乔是两人之间更加活泼跳脱的那一个,但每年必有几场大病,元气养了又散涨了又失,如今倒是脸色苍白身体单薄地专挑着避风的座位,让夏明双为他挡风。



周南乔的这双手,此时又湿又冷,紧紧钳在夏明双仍攥着石头的右手腕上,两人脚步不停,沿着宽阔的学生楼梯向楼下奔去。


“现在水漫到了一楼。”周南乔回头冲夏明双大声说。...

骤雨(上)

“你在等什么呢?”夏明双回到那个教室的时候,周南乔坐在窗边一动不动。

“等下雨。”

“嗯,什么时候下雨?”

“今天晚上,天气预报说的。”

“你是不是没带雨伞过来?”

“带了。”周南乔转过头看向夏明双,“天气预报说这周有四天下雨。”

“说不定还有龙卷风。”

“这里不叫龙卷风,叫飓风。”周南乔把胳膊垫在桌子上撑着下巴,整个上身趴下来,头转过来看着横过来的夏明双。

“反正是‘hurricane’。”夏明双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,长长的双臂随意地搭在桌上,抬起眼睛扫了扫外面层层叠叠的云。

“嗯,hurricane。”周南乔又把脑袋转向窗户一边继续趴着,后脑勺冲着夏明双。


两人沉默...

みんな嘘をついているなら、what does that make of you?

-

ずっとこのままでいられるかなぁて思ってた。

我也喜欢 台风 和台风的前一晚

张骋捷

“或者他那天释放了灵魂没去捡尸体,跑到灰港,坐了艘精灵的木船,去了远离大陆的地方”

……

今天讲讲这个人的事,和我所知道的我的事。


他的忌日在10月31日,三年前的万圣节。他从楼顶跳下来,流了好多血。

我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我们的生活也没有过任何交集。我也想不起来是怎么知道这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从楼顶跳下来的。我只是在人人上搜了他的名字,然后看到他喜欢的摄影和万智卡牌。看到他满心欢喜地上大学,认识新哥们,和他们吃饭,照片里他们勾肩搭背。然后他弄丢了他的单反。他挂科。他越来越沉迷于游戏。他和他老爸吃了午饭。他从楼顶跳了下来。

看他的朋友写的日志里说,他是个腼腆,深思,沉静的人。我总觉...

ウソツキ

© 竟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